日含

心之所向,身之所在

这次去柬埔寨,深感摄影手生又黔驴技穷,闲暇还是多上lofter看看大神们怎么玩。

网易云相册app不能用了?


是的,你身上有我喜欢的味道


超越时空


我想你的时候


闭上眼就能闻到。

四年前

有段趣事儿叫“闲鱼和梁亮”

四年间

有段破事儿叫“余总和诸葛亮亮”


四年后的现在

终有段喜事儿叫”东烈和馨允“。


你好,梁馨允

让余东烈照顾你一辈子吧。

曾几何时,"liangliang"于我来说真的是一个符号
代表着我的思念
我的爱情
我的青春。
若干年后的今天
却又成为我身边的一个固有存在
这种喜悦
哥们儿觉着没人会懂l

"你快回来吧,我快不记得你的样子了。"

有个健忘的姑娘有时候真不知道是好是坏

但这句话我的确想了四年

心情和从前一样

却多了丝杂念

不晓得该唤作感慨还是唏嘘。


是啊

这些年过得不好也不坏

从每天都想到想都不敢想

由放不下到以为放下

数月前的风云巨变却让一切所谓释然成为扯淡

before the end

I just want 2 say

"Stop and stare

I think I'm moving but I go nowhere."

Hey girl

U r the reason that change who I use to be.

Missing u.



ps:模特 余乐乐 自家柴犬
  • "it's a beautiful night

     

  • we're looking for something dumb to do

     

  • hey baby i think i wanna marry you~"

 

 

十几年的好兄弟求婚成功了

能记录下你这一刻

哥们儿觉着会一丁点儿摄影真的很幸福。

 

感觉很棒

白头到老就是最衷心的祝福。

 

 

"曾以为我是风,不为谁而留;原来我是水,遇见鱼才知道谁为我而活。"

 

鱼不是为水活

 

是离了水活不成。

 

anyway

 

我一向很喜欢你写给我的情信。

 

妈呀

 

我已经开始想念你了姑娘

 

 

 

ps:文字不着边际

       相片为香港剪影。

 

"在时计里 看破一生 渺渺"

如终归要分开
时间您能否慢慢走

但若能白头
我已随时能抛下尘世

这次尖沙咀剪影

感触最深俩字儿

“欲望”

 

整整一条广东道

靠着大陆的青睐

开满一线品牌旗舰店

马路两边

一家接一家。

 

逛了两天

不知不觉已把金钱观扭曲:

原来几万块这么不值一提。

 

所幸

看着玲琅满目的奢华

我满脑子只想着发奋努力

2014过年前

牵着姑娘来逛逛。

好好逛逛

《窥》

 

"希望这不是梦。就算是,拜托一直作下去,直到白头。"

若干年前的情话

想来今天才深明其意

愧疚不已。

 

 

 

 

以前我有些排斥拍单色的照片儿

觉着是对色彩的一种逃避

似乎走了捷径

后来发现

有些调调

还真真的就得单色才拍的出来

此刻

我很想念在异地的姑娘。

其实很想在这种日子在微博上说些什么

好吧,若能假以时日

或许不该在乎这一朝一幕。

2013.1.4

 

广州学车是越来越难了,末日过后赶紧报名。

由于诸多原因

不便公开

我也只能在lofter这种小众的地儿骚一骚

但很高兴你的微博开始出现我的影子。


再一起

兴许顶着些压力

但我相信更多的会是祝福


我们要好好的


真的

如果没有你

其实我并不怕世界末日。

我喜欢这个眼神

看得我直想抽烟。

借来上一上?

不行,私货,一辈子的。

 

 

(最近送了女友一台拍立得,家里有扫描仪)

阿乐来家里后

我几乎每天都是在老妈对他的吆喝中醒来的

这个时候的阳光却总是很暖

金灿灿的

 

i find a reason for me,to change who i use to be.

and the reson is U.

is U. 

 

(摄于布达拉宫旁)

一些事情,想了太久,兴许到嘴那一瞬,你会感慨万分却还来不及细细品味。然而总在不经意间又挂上心头,露出一角微笑。

恍若隔世后,瘦得揪心也好胖得闹心也罢,风采依旧。却多了至少一颗想要狠狠珍惜的心。

(摄于青海,茶卡盐湖)

2012年11月20日,我想可能会记住这个日子的。

谢谢天眷顾,今天很开心,开心得不由自主的挂出来。

(图片摄于三角市)

     人性里一些阳光的东西,被浓缩压制进一个玩具般的躯壳。所以我们爱狗。更爱他们把两天不见的你当失散多年的亲人一般对待,我们喜欢这种热情,喜欢被挂念。

      由于大学最好的朋友的婚宴,我短暂离开了市区两天。所幸,挂念我的除父母和乐乐之外,还有一个人。一个我也在挂念的人。

 

(图片摄影自家阳台,模特:乐乐)

再来一张夜景,其实去晚了,下次再早些,把“星城”的感觉拍出来

是最近分心的玩意儿多,还是怎么地?怎么觉着对某事物的兴趣大打折扣呢,其实是个很值得深思的问题。

(图片设于甘丹寺)

妈的,感冒了,不太舒服,吃了药,希望赶紧好起来,明天很多闲事要忙。

ps:某人穿cons很好看,让我怀疑自己是不是有这情节?

(摄于318沿线,一个不知名的地方。)

一位老同学和我说:准备要搞个十周年活动了;

我:什么十周年?

老同学:高中同学十周年。

忽然觉着自己真的开始成大人了,居然有特么有什么”十周年“了。

十周年来了,二十周年还会远吗?

(图片摄于三角市,一只快20岁的老猫,耳朵都已经萎缩至看不到了。)

1 2 ————
©日含 | Powered by LOFTER